首页 »

一位自贸区注册官的“幸福观”:在改革最前沿,用微笑迎接每一次“大考”

2019/10/10 3:28:46

一位自贸区注册官的“幸福观”:在改革最前沿,用微笑迎接每一次“大考”

 

大年初一一早,施文英在手机上发了狗年第一条朋友圈。与普通拜年帖不同,在她精心制作的图上写着:“2018,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这条不一样的拜年帖一发出来便引起了大家的共鸣,收获了119个点赞和40条评论,有朋友在下面留言:“奋斗的人永远年轻!”

 

新年的第一条朋友圈。

 

作为自贸区注册许可分局企业注册科副科长,施文英在一线窗口从事企业注册登记已经20年。小小的窗口前,每天数以百计的申请人来来往往,不管遇到何种状况,不管工作强度多大,施文英脸上始终挂着微笑。这样的微笑,保持了20年。

 


全身心投入每一次改革

 

浦东市民中心大厅,单日接待量超过2000人次。每天早上8点,施文英总是提前一小时到岗。9点,注册窗口准时开启,企业申请人拿着材料鱼贯而入,施文英在现场来回巡视,敏锐地关注着每个窗口前正在进行的审批流程,不时俯下身为一线注册官答疑解惑。

 

虽然已离开一线接待窗口多年,但施文英还是那样忙碌。所有疑难案件、新兴行业的材料都会交到她手上,哪一个窗口遇到解决不了的状况,她就是“救火队长”。

 

采访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施文英办公桌上等待她审批的材料便已堆积成一座小山。“一天之内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间,午休也是匆匆吃几口饭就继续整理后台审批材料,等到桌上材料清空,大厅内人流散去,太阳早已日落西山……”

 

一个小时,材料便堆积如山。

 

近几年来,施文英的这种工作节奏变得更快了。“自贸区成立以来,政策不断更新,一线窗口作为直接与企业打交道的平台,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改革举措在这里诞生。每一次改革,放到窗口都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因为我们直面市场主体,窗口就是改革的最前沿。”

 

2016年4月,浦东开辟了企业注册许可网上预约办理,新注册企业可实现“当天预约、当天办理”。今年1月,浦东又推出企业登记“1+1+2”办理模式,对变更类企业登记事项和使用可选用名称的企业设立登记均1日内当场办结。“今天收进来的材料,不管白天开了多少会,不管加班到几点,都必须清掉,这是过去所无法想象的。”施文英说,“当日办、当日清”是对企业的承诺,而作出这个承诺,就必须自我施压,不能安于现状,要全身心投身到每一次改革当中。

 

在推行金融机构网点市场准入代办服务的改革中,施文英到银行给工作人员开班授课,手把手地教授咨询、收取材料、审核等所有流程。在探索注册官单审制度时,注册官们在承担更大责任的高压状态下逐步实现多项业务直接核准、当场办结,将5个工作日的办理时间缩短为一天。

 

2015年11月,上海自贸区推出“窗口无否决权”改革新举措,窗口人员对企业只能说“Yes”,不能说“No”。近年来,各种从事充电桩制造、从事干细胞提取和植入等新领域的企业层出不穷。“对于这些新兴行业,窗口工作人员都要经过后台研究、与企业沟通,并在日常生活中不断积累新知识。”说起每一项改革,施文英如数家珍。对她来说,每一次改革都是一次大考,是对过去习惯的颠覆,每一次都要“清零”重新出发,以全新的状态迎接挑战,这是一位奋斗者的身姿。

 


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微笑

 

20年来,小到个人独资、民营创业企业,大到央企、国企,施文英经办过不少。而每一个企业成功注册的背后,都有窗口付出的辛劳,也伴随着幸福的时刻。

 

交流会上听到有企业说浦东窗口为其解决了注册难题,哪怕不是自己经手的,她都会感到莫名的高兴。为企业解决注册难题,会收到企业送来的感谢信,这也是是施文英的幸福瞬间。“幸福是什么?就是可以通过奋斗推进社会进步,实现自我价值,哪怕这种努力不是每次都能得到掌声,也是值得的,因为我们一起朝着正确的方向在奔跑。”

 

在窗口前工作的施文英。

 

认识施文英的人都知道她最大的特点是爱笑。然而几十年如一日地在窗口上保持微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个坐窗口的人都哭过。”施文英坦言自己也不例外。2000年刚到窗口时,她曾经被申请人无故投诉而哭着去找所长调职,现在回想起来,她觉得只要放平心态,没什么事情解决不了。

 

“家里孩子生病了,早上和丈夫吵架了,到了窗口还是要笑,靠的就是心大。”施文英说,做窗口工作,不但要有智商,还要有情商。“有时候,一句话能让人心平气和,一句话就能让人暴跳如雷。既然在这个岗位上,何不帮对方把服务做到位呢?”

 

她把时间和耐心都奉献给了那些和她素不相识的申请人,然而在儿子的眼里,施文英却是一个总是见不到面、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晚上放下饭碗又会继续工作的妈妈。今年,儿子上高三了,然而对于高考,施文英还是一如既往地“心大”。“我对孩子一直都采取‘散养’的方式,只希望他能认真快乐地过好每一天。”爱笑的施文英无形中把自己的幸福观也传给了下一代。

 


这就是最幸福的时代

 

如今,施文英除了忙于常规工作,还利用午休、晚上等业余时间来做课题研究,研究对象是那些新兴企业的需求以及在新时代“冒”出来的新问题。比如在注册登记过程中,企业必须通过翻查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后才能上报经营范围,施文英便想到研究如何把经营范围标准化表述嵌入到登记系统上,以后企业只要通过勾选就可以完成登记。

 

车库创业者场地注册问题,是施文英今年计划研究的新课题。“初创企业需要空间,在国外,很多创业者就是从车库起步的,但是在上海则有住宅用地不能作为经营性用地的限制。”面对这一新“冒”出来的企业需求,施文英和她的调研小组走进校园、园区、住宅,调查不同形式的车库情况以及创业者和周边人员的意愿。

 

新时代,新的需求不断涌现,但总有些东西需要一直传承下去。施文英的手下有一批“小朋友”,他们都是年轻的一线注册官。“每个‘小朋友’进来,都要先学习档案法规,学习沟通技术,从给师傅打下手到胜任独立审查,要经过3个月时间。”

 

年轻注册官碰到疑难问题都会来找施文英请教。

 

施文英对“小朋友们”的要求很严格,稍微有一点表述不规范,她都会把材料退回去。就这样,学生们迅速成长起来,被退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当年我刚到窗口的时候,我的师傅就是这么严格要求我的。严谨的窗口工作态度,在任何时代都不会改变。”

 

从1998年进入工商系统工作,到2000年开始从事注册官工作,她庆幸自己走过的每一步都伴随着改革的大潮一路走来。“我是一名最普通的窗口工作人员,这个时代赋予了我实现自我价值的平台,让我亲身参与把很多过去无法想象的事情变成了现实,对于奋斗者来说,这样的时代就是最幸福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