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遗产为何“爱涨价”? 拥此头衔游客蜂拥而至

2019/11/9 8:29:24

世界遗产为何“爱涨价”? 拥此头衔游客蜂拥而至

本月,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第40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湖北神农架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广西左江山岩画文化景观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自此,我国世界文化遗产总数增加到50个,位居世界第二,仅比世界第一的意大利少一个。

世界遗产分为自然遗产、文化遗产、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混合体、文化景观4类。国际文化纪念物与历史场所委员会等非政府组织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协力组织,参与世界遗产的甄选、管理与保护工作。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是政府间组织,由21个成员国组成,每年召开一次会议,主要决定哪些遗产可以录入《世界遗产名录》,并对已列入名录的世界遗产的保护工作进行监督指导。与神农架和广西左江山岩画一同在第40届世界遗产大会入选世界遗产的,还有其它国家的19处,截至目前,世界遗产总数达1052处,遍布全球165个国家。

门票套门票,还有观光车

目前,我国绝大部分省份都有了世界遗产,有很多遗产是跨省分布的,比如横跨15个省区市的长城,绵延8个省市的大运河,拥有世界遗产最多的城市是北京,包括与其它省份共有的在内共有7个。

6月11日,中国第11个文化遗产日湖北省主场城市活动在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咸丰县唐崖镇举行。2015年7月在德国波恩召开的第三十九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土司遗产”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三处土司城遗址除了湖北唐崖土司城遗址外,还包括湖南永顺土司城遗址、贵州播州海龙屯遗址。在这场活动上,唐崖土司城的门票价格也对外公布,为100元/人次,三个月试运营期期间为80元/人次。

“世界遗产”门票价格高企,令游客们备感囊中羞涩。位于四川省松潘县的黄龙风景名胜区,是我国唯一保护完好的高原湿地,1992年成为世界自然遗产,目前旺季门票价格为200元/人。

位于福建省的武夷山,是我国4项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之一,一日游的门票价格为140元,但还有很多景点要另外收门票,从几十元到百元不等。门票套门票的世界遗产还有庐山,除了180元/人的“大门票”外,其它景点门票也在数十元到百余元不等。

除此之外,许多景区将观光车价格调高,普遍在数十元左右。“旅行社的大巴停在停车场,停车场距离实际景区还有好几公里,不买观光车票根本没法在规定时间里上去,有点强买强卖的感觉。”有游客如是反映。在导游“来都来了,不去漂流就白来了”的劝说下,很多游客不得不“自愿”为大景区內的小景点再次掏门票钱。

我国的世界遗产中,有相当一部分地处边远省份,旅游产业是当地的支柱产业,门票收入对地方收入而言,拉动作用显著。但是,一旦当地旅游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高门票就会让游客产生反感心理,最终影响整个旅游产业链上的衍生性收入。

携程网发布的《中国世界遗产人气榜单》就显示,相对于收费景点,特别是高收费景点,消费者更青睐免费世遗景点。从2002年10月拆除围墙,免费至今的杭州西湖景区,位列人气榜单第一名。

水涨船高的不只是价格

对于一些景区而言,获得“世界遗产”头衔之后,门票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位于广东省韶关市仁化县的丹霞山景区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地貌由红色砂烁岩构成,以赤壁丹崖为特色,“丹霞地貌”就以此命名,2010年8月成为我国第八项世界自然遗产。2014年2月,丹霞景区和卧龙岗景区整合成一票制,价格增加30元。

有的景区的涨价甚至是翻倍的。福建土楼于2008年7月在加拿大魁北克城举行的第32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次年6月,各县的土楼集体涨价,南靖土楼田螺坑景区门票价格变成原先的两倍,达到100元/人,华安大地土楼则上涨200%,从30元/人变成90元/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保护专家杜晓帆曾对媒体表示,中国的世界遗产地很多门票价格的确非常高,按收入来讲不合比例。

申遗成功后,价格上涨的不只是门票,一旦拥有“世界遗产”的头衔,游客蜂拥而至,其它方面的收入也会大增,并使得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有很大改善,而这,也是地方更加看重的“实惠”。

山西平遥古城在1997年12月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从1997年到2013年的16年时间内,游客人数从12万人次增加到550.5万人次,门票收入从104万元增加到1.18亿元,旅游综合收入从1250万元增加到54.2亿元。全县经济实现了“华丽转型”,旅游产业从业人员高达7万人,在大同至西安客运专线上也新建了“平遥古城站”。

这样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也改变了当地居民的生活。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副主席吕舟曾表示,申遗的目的也是为了保护,保护的目的也是发展。人都想有好的生活,包括物质上和精神上,所以改善生活不可质疑。

申遗之后,综合保护成本在加大

丹霞山申遗成功后,时任丹霞山管委会主任黄大维就曾对外表示,随着以后对丹霞山的保护和建设措施的力度加大,肯定有些成本会要相应增加,涨价不可避免。

事实上,为了获得“世界遗产”这一头衔,许多地方的申遗成本以亿元为单位,时间往往也要耗费数年之久。这些前期成本,最终还是需要有人来买单,门票上涨就回答了这一问题。

除此之外,在申遗成功后,当地的环境整治和基础设施建设需要更大投入,游客增加后社会管理成本也会相应增加。平遥古城在1997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就开始将城内居民外迁。原有2.25平方公里的古城内,居住人口达到5万人,密度比大城市还高。当然,疏解人口,搬迁城内的机关企事业单位,为搬迁出去的单位和居民建设新城,这些开支绝非小数目。平遥古城的门票涨价理由中,就包括了“需要通过调整门票价格以增加古城的保护资金”。

云南丽江古城于1997年12月申遗成功,大量游客涌入这座小城,在振兴当地经济的同时也带来了社会综合成本的上升。根据丽江古城管理局的数据,丽江古城维护费于2001年开征,到2015年底累计征收入库27.7亿元,累计贷款39.1亿元,累计投入使用资金66.3亿元,目前仍有15.68亿元的债务余额。其中,仅拆除不协调建筑、恢复遗产风貌,就花去了6.2亿元,而在日常维护中,每天需要有近400名环卫工进行清扫。而每年免费提供厕纸一项,一年支出也要150万元。

在杜晓帆看来,世界遗产的美学价值,吸引了游客,但如果只是将其围起来,那公众根本不知道世界遗产的价值所在,“世界遗产不是投入多少就赚回来多少”。

世界遗产特别是世界文化遗产,其具有一定的教育和文化传承功能。换言之,如果以门票价格的高门槛将潜在游客拒之门外,则与世界遗产的初衷理念有违。

而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世界遗产管理部门,意识到了这一点。2014年“丝绸之路”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被收入名录时,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周魁英就表示,丝绸之路涉及陕西的7处文物点,不会因为申遗成功而涨价。

在未来,湖北神农架和广西左江山岩画会采取什么样的门票策略,游客们拭目以待。